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对话全国第一的养老护理员:老人不是“老小孩”

在上周末刚刚结束的第九届全国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中,北京选手任静面对新增加的“老人叹气”细节考核,她选择现场即兴给“老人”哼唱歌曲,缓解老人焦虑情绪,给裁判和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

来自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的任静今年27岁,虽然在入围国赛的选手中年龄不大,却也是从事养老护理工作7年的“老将”。经过三天的角逐,顺利从来自全国31支参赛队共计122名选手中脱颖而出,总成绩排名全国第一,并获得“全国技术能手”称号。

对话全国第一的养老护理员:老人不是“老小孩”
2019年中国技能大赛养老护理员职业竞赛中,北京选手任静(中)总成绩排名全国第一。北京养老行业协会供图

决赛现场老人叹气,临时放弃口述动作改唱歌

新京报:第一次参加全国性大赛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?

任静:(笑)最大的感受就是我手气挺差的。初赛122个参赛选手,我抽到了101号,轮到我上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。26号早晨八点开始比赛,候场选手集中在教室“待命”。教室里只有桌椅,手机也被没收,只能在脑子里一遍遍过实操要点。

第二个感受就是“冷”。初赛实操考核6项,每项计时6分钟,平均一个选手需要40分钟时间。所以在教室坐着偶尔也休息一下,让自己保持精力体力充沛。但北京这两天开始降温了,屋里还没通暖气,比完赛回去就赶紧用热水泡脚“解冻”。

对话全国第一的养老护理员:老人不是“老小孩”
赛前,任静与队友练习绷带包扎。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:决赛临场增加了“老人叹气”的细节考核,你怎么会想到给老人唱歌呢?

任静:完全是临场发挥的。决赛考核有三项:烫伤处理、换床单以及轮椅转运,每项结束都要填工作记录。换完床单后,正在记录工作内容,听到老人模特叹了口气,我还以为是幻听,继续填记录。结果老人又叹了声气,我赶忙过去询问情况。

老人出现异常反应时,要先确认是不是疾病问题。我过去问:奶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接着问:是不是烫伤的地方疼?模特做完规定动作后,其实不会再给更多的反应了。我就接着问:是不是到周末想儿子了?那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,让他抽空来看您。刚好引出下一项,使用轮椅转运老人的考核,带老人“出门”散心。

全国性大赛比到最后大家技术水平差不多,其实重在人文。所以我就放弃了在实操过程中口述动作要领,想唱首歌舒缓老人的情绪。但我会的老歌不多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就脱口而出了。

照顾老人不是“冷了给暖水袋,饿了喂饭吃”

新京报:决赛有30多个裁判、各地参赛团队同时围观,有没有紧张?

任静:刚上场其实还在抖,但开始操作后就把观众和裁判抛诸脑后了。其实更紧张的是时间问题,3项操作只有15分钟时间,现场我们看不到倒计时,很容易出现结束得匆忙、慌乱的情况。但我们护理部辛主任培训时经常说,即便是比赛,也不能为了操作而操作。所以把老人推回来之后,我又跟她聊了会儿天,去给她切一盘水果。我也很走运,在工作记录上写下自己的号码牌时,时间刚好结束。

对话全国第一的养老护理员:老人不是“老小孩”
决赛现场。北京养老行业协会供图

新京报:相比之下,初赛有一项考核是为老人放热水袋,6分钟是不是太长了?

任静:这就是比赛考核的意义吧。很多人可能会以为照顾老人非常简单,冷了放个热水袋,饿了喂饭吃。其实不是的。

考核题目是老人夜间主诉发冷,使用暖水袋为老人保暖。那么首先要排除其他异常的可能,老人发冷是不是有发烧等生病的原因,要给老人测一下体温是否正常。还可以征询老人意见把房间温度调高,给老人多盖一条小毛毯。最后排除其他原因,可以把热水袋放到老人脚底。

放在脚底之前,要先检查老人足底皮肤情况,以防烫伤。赛后技术点评时,裁判指出很多选手其实没有给老人模特脱下袜子。需要真的去检查而不是演,放在脚下之后,还要做很多其他检查。

老人需要同理心,而不是同情心

新京报:大家照顾老人常会用“老小孩”这个词,你照护老人是不是也会像对待孩子一样?

任静:其实这是个非常大的误区。老人是有成熟的思维和认知的,不是像孩子一样,你给块糖哄一哄,就能把他心里的结给解开。所以需要跟老人真正的交流,对待老人要有平等的同理心,而不是同情心。

比如,我们初赛考核中有拄拐康复和穿衣训练两项内容。你可以开始时说,“奶奶我们今天要练习用拐杖做康复训练”;结束时说,“今天的训练就到这儿了,奶奶真棒”。但其实,老人需要的是希望,你需要告诉他,通过这项训练,他说不定日后就可以站起来了,就可以自己走路了。

我们还可以为老人的训练康复增加一些动力。比如穿衣训练考核时,我跟老人说,“您的女儿打来电话说要给您买一件新衣服,我们现在练习穿衣,等女儿来看到您自己就能完成,肯定特别骄傲”。

新京报:你一开始从事养老护理工作就有对待老人的同理心吗?

任静:刚开始总觉得,老人要配合我们的工作,所以经常因为一些琐事心里别扭,但其实是需要我们设身处地去理解老人。就像此前,老人打车在我眼里从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,但直到有一天,我们福利院的老人外出和同事聚会,回来跟我说,在冷风中站了半个多小时,没有出租车司机愿意停下来拉他。打那时起,我们福利院开始联系出租车爱心车队,教老人使用打车软件。

对话全国第一的养老护理员:老人不是“老小孩”
任静工作照。受访者供图

养老护理是全科照料,同样要求专业

新京报:你本专业学的是什么?为什么会从事养老护理工作?

任静:我学的是护理专业。有人会说,你学的护士,做了养老护理员,是屈才浪费了,但我有不一样的看法。护士在科室病房,面对的是同一类病症的患者,但面对老人时,他可能有心脑血管疾病,可能跌倒扭伤涉及骨科,还有心理慰藉精神照护,更是一个全科护理,对于专业要求更高。现在养老院也要求,膳食、康复、医药、护理所有科目都要配备专业人才。

新京报:养老护理总归作为一项服务工作,还是会有很多委屈吧?

任静:大多时候我们的老人和家属都是非常暖心客气的。偶尔会遇到家属的不理解,或者因为我年轻质疑我的专业程度。委屈甚至流泪的时候也有,但更多时候,我们感受到的是来自老人的温暖。我的年纪跟老人的孙子、孙女差不多,老人会称呼我们“孩子”,或者有的爷爷叫我“小鬼”,都特别可爱。

有次一位老人吃饭出现噎食现象,我赶过去用急救手法帮老人解除噎食情况,当时老人说了句“谢谢”,我也没觉得干了啥大事,结果过了两天老人还写了封感谢信。每年5月12日护士节,我们进老人房间照料时,老人会说,“今天是你们的节日,节日快乐啊”。那一刻觉得特别温暖。

民政部 人社部 卫建委 中国老龄协会 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